北鸢

杂食吃货√ 偶产粮…

【贝佛】he三十题『1-5』

扩√ 贝佛安利23333

不妄清狂:

1.含au!有意见欢迎提!特别特别热意看到评论!
2.不上升演员真人!
3.可能有ooc!!
4.求同好啊同好啊!


1.牵手


       “诶嘿,这位先生你等等!”贝勒爷的声音透过人群传 到张启山耳中。“你忘了一件事,”贝勒爷带着笑意瞅着自家人儿,『那身笔挺的军装还是白看不厌啊』,贝勒爷心里美滋滋地想。


        “什么事啊?”耳畔是干净的声线,“你忘了带上我啊!”随这话出来,张启山挑了挑眉,“嗯?带你有用吗?”也不等贝勒爷说完就撑了撑军帽,转身向车迈去。
       
        贝勒爷在原地眯眼一笑,“嘿,关于这场面的东西,我可比你熟啊。”赶忙追上张启山,上了车。
      
        两人并肩而坐。贝勒爷牵起张启山的手,放在膝盖上,眨巴着眼,轻声道:“我有没有用你不知道吗?”。
        张启山偏过头勾了勾嘴角,眼睛含着笑意,歪向贝勒爷,耳语:“怕是整个长沙城,没有人比我更知道了。”


2.亲吻某处


         1976年十月,文化大革命结束。


        贝勒爷,——姑且还是称他为贝勒爷吧。
        贝勒爷垂着不指什么时候被打折的手,一瘸一拐踉跄地 走着。贝勒爷垂着眼,眼眶周围明显的黑。
十月的北平是冷的,不过日子已经过去了。
      
       『是啊,从前的日子都过去了……』


        寒风不解人意,固执的扑向单薄长衫 。行人不任风意,固执的驼着背护着内里。


        阳光也是去得早,正如年前。翻了翻眼皮,恍惚瞥见凋枯的枝桠,轻哼一声,恍惚是年前那冬天的翻版。


        到房子了,——姑且称为房子吧。四面的茅屋,小心用着单臂点起隔壁小孩半年前偷偷送的半截蜡烛,再出门洗干净手。深深吸了口气。铺着枯草,坐在的他乡土地上,就盯着那跳动的烛焰,长满茧的手靠近着红色。


        当初的贝勒爷就算清朝落幕也是仍保持旧习,在初见时更是意气满怀侃侃而谈。现如今所有的话都附着在两行不断的清泪,冰凉地划过脸颊。
      
        烛焰就跳动着,在无神的瞳孔里跳动。
     
        快灭了。


        贝勒爷缓了缓,慢慢从胸口拿出之前去树林埋藏的被粗布包着的东西,费力地解开结——毕竟单手。


        解开了,『吱——』蜡烛灭了。


        借着十五的月光,随着干裂的唇贴近扉页,一行清泪落在纸上。
       
        扉页印着三个字,飞扬而深刻的字——张启山。
       
        人生若只如初见,只是当时已惘然。


3.玩游戏/看电影


#现代AU


        “佛爷,佛爷,启山——”贝勒爷——那是他们大学四年互起的外号,盘着腿盯着电脑屏幕,高声道“快来,快来,要开始了!”


        被催促这的人在卫生间穿着睡袍,不紧不慢地擦着滴着水珠的头发,“你别一副守直播的样子好吗,我记得这集——我们看过。”平静的语气拉着长音,里面透着带笑的无奈。
      
      “快出来就是了!”贝勒爷高声回道,然后撑着脸看着电视里点天灯的霸气军阀,轻声说“这当然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被催着的人挑着眉,带着酒窝,挑了挑下巴。


         贝勒爷转过头放下撑着脸的手,弯着眼从沙发起来,笑得——大概可以形容是一脸荡漾。
  
     “哪哪都不一样”佛爷看着贝勒爷走过来,揽住自己的腰,目光炙热。“这就是你说的不一样?”气息扑在贝勒爷的脸上。


      “依我看来,还有更不一样的,佛爷觉得呢?”眨了眨眼睛。“哦——?”佛爷眯了眯眼,“把灯调低点,晃眼——”手勾住了贝勒爷的颈脖。
      
      “是,佛爷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也就正巧了,那电视屏幕刚巧播到那晚清王爷和那军阀的相视一笑。


4.约会


        枯瘦的手指仍紧握着笔,岁月的刻刀在他脸上划下痕迹,花白的发。金丝框眼睛架在鼻梁上,依稀能瞥见年轻时的风姿。


       黑色的钢笔反着透过斑驳窗的暖阳,还是半晚,黄昏在弥留之际,染过天际,是暮年的暖色。


        “先生?”敲门声在门外响起。“别打扰我。”半晌才听见一句话,门外人叹口气在门口旁的长椅坐下,静待房里的人出来。


        大概也活够了——从握惯的毛笔到金属的钢笔,从长辫到短发,从青年的意气风发到暮年的破败,从晚清的华贵到文革的落魄。
      
        “哎——”手轻推了推镜框,眼神昏花,“又一个十年。”说着慢悠悠的拉开最为顺手的抽屉,头低着,仿佛在翻找这什么。


        “诶,可又见到你了。”将书小心翼翼放在堆满纸稿的桌上,翻开书页,一张照片夹在其中。撑着桌子仔细的端详着发黄的照片,照片早已斑驳,可还是能窥见照片中那两人的意气风发。那个动乱年代——却是最甜蜜的回忆,他就这样瞧着那照片,笑得和照片上那晚清王爷一样。


        “要是我们过了这鬼日子,你和我回东北好不好?”在北平破败的小屋子,两人的手在桌下悄悄握着。半晌,他听见那人回了一声“好”。“好!好,好——”他压了压音量,“你快走吧,别来了了。这世道太乱,你这身份……”桌下粗糙的手摩挲的那人的掌心,“你——”未完的话泯灭在如火般深刻的拥抱中,那就是飞蛾扑火。


        “我迟到了,”哽咽着,颤颤巍巍的手拂过照片,然后夹进书中。眼神失焦,只是最后听见枯枝寒鸦叫。


        正如十年前的冬天,那人先行赴约时,他听到的一般。


        这场暮年的约会,迟到了十年。


        门外那人等了许久,感觉不对,推门而入。


       “先生!——”


        直到百年后传记提到,那晚清的王爷,近代的作家最后还手不释卷,带着笑,拥书长辞。



5.接吻


#现代au


        “启山……车抛锚了。”贝勒爷无奈的按了按喇叭,“离目的地还有好远啊,这儿又偏。”张启山揉了揉太阳穴,“这是哪啊,”刚睡醒,声音有些沙哑,“你会修车……吧?”


        贝勒爷苦笑一下,自己要是会修车的话,那会吵醒补觉的爱人?“我觉得吧,我们可以就在这来一场约会。”贝勒爷自然的牵过佛爷的手,按住虎口揉了揉。


        “依你,”显然是昨天看资料太累了,眼帘一点一点垂下,侧头枕在贝勒爷的肩头,“你要不叫副官来……”话未完。


        “好吧……”贝勒爷瞅了瞅手机,一点一点的将肩上那人挪开,小心着怕吵醒他。放低了车的座位,希望他好睡些。


        很好,这个约会我更满分。——好不容易启山赶完那些资料,自己写完那些稿。订好了酒店就差人了,嗯,然后车抛锚了。


        贝勒爷瞅着副官发来的短信,——是的,很明显他的亲亲,忘了,今天副官要去监督演习。好生气哦,还是要保持微笑。——那是生副官的气。wuli启启那么棒,爱还来不及。


        贝勒爷下车,围着车转悠着,想着哪儿出了毛病,并且通知了人来修,但是对方表示没那么快。


        到头来,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的贝勒爷又回到车上。就瞅着身旁的人,恍惚间时间流走。“嗯……”睫毛微颤,转醒。


        “醒了吗”贝勒爷用着能掐出水的语气问佛爷。“嗯,”佛爷皱了皱眉,“车抛锚了?”。“是呀,”用手帮着身旁人坐起,趁人措不及防的时候,『唔』——很好,一个完美的“早安吻”。


        “可惜了,我们不能来个完美的约会了,”贝勒爷望向佛爷,笑了笑,“要是那修车的还不来,也许我们可以来个星空约会”。
        佛爷转起座椅,就瞅着贝勒爷,“我以为我们每一天都在约会,”佛爷含着笑意的脸印在贝勒爷的瞳孔中,“我错了吗?”


        “不,我家佛爷一切都是对的呀,”贝勒爷轻轻勾住了佛爷的手指,“我想——”





        超级感谢wuli墨翎的建议和修改!初次写文没想到献给了wuli佛爷和贝勒爷!ヾ(*´∀`*)ノ
        如有雷同,来深交呗ヾ(*´∀`*)ノ

评论

热度(54)

  1. 北鸢FAfa 转载了此文字
    扩√ 贝佛安利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