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鸢

杂食吃货√ 偶产粮…

【论文】论合理BE的姿势

被安利了巨阙√ 老实说,我是一个有着极度原著情怀的人,写文也会不由自主地强迫自己按原著的人设设定进行合理改编衍生,悲伤的是,我萌的西皮好多这样一写就be了,我想要he啊QAQ 就是想让他们在原著背景下名正言顺在一起而已。虽然和这篇文章关系不大嗯,但是我现在追西皮轻易不看be是真的,原因除了不找不自在之外就是,我的尴尬癌比较严重,be处理好了那真的是一天不思饮食都不过分,被虐的毫无脾气。处理不好,那就呵呵啦,简直就想喷人。比如,我是个黑邪党,黑花是触我雷的,天雷!但是有一篇黑花be番外又很顺利很精彩的he了,这个文章我真心实意打心底里抛去了站队的芥蒂奉为经典。(在我还萌瓶邪时我也读过不少黑花文,所以不是因为看得少。)我至今认为不扭曲人物原本性格不为虐而虐的be才是真正的好文√

Mr.Snake.:

南山:



*谨以此文反省我写过的那些BE




*针对近期的某些文和某些作者




*占TAG抱歉




一、关于BE




1、什么才是BE




BE,即所谓的bad ending,对于一个CP圈而言,最通俗的解释无非是“他们最终没有在一起”。因为CP圈存在本身意义,即是为了弥补原作中的遗憾,是想看到自己喜欢的两个角色在一起。那么他的初衷就应该是“原作中没有在一起的,让他们在一起”;“原作中已经在一起的,让他们更幸福更甜蜜的在一起”。




为了这个初衷,于是有了许多的傻白甜。但是同样的,文学具有多样性,不同的人对于不同的CP有不同的理解,更何况有些作品中的两个角色,或许原作向的背景里根本无法在一起,那么又要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在一起”的主题就开始扩大化,往“表达双方感情”扩展开来,也就使得CP圈里的文开始有了多种多样的可能性,而不仅仅是单纯的童话式结局。而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有了所谓的BE,HE和OE,因为表达感情是一个非常宏观而笼统的概念,在一起,或不在一起,感情就在那里。




而除了这些理由以外,对于同人创作而言,也有同样重要的动机,比如说展现人物的光辉,将他性格中美好的部分发扬光大,比如说寄托作者自己对于原作和人物理解,乃至作者本身的人生观和爱情观,这个话题太过宏大,就此打住(因为会涉及到关于作者本身的三观融入与是否导致OOC的矛盾问题)。




而对于这些动机而言,结局显然不是最重要的。正如前文所说,在一起,或不在一起,感情就在那里。同样,人物性格美好的一面,对于人物的理解,都并不一定需要在一起来表达和衬托。但也不是说结局不重要,好的结局,是足以能够升华前面所提到的目的的。




2、什么才是好的BE




一个好的BE,在我个人看来,是需要符合一个作者的写作目的的。举两个简单的例子:







  1. 如果他是为了表达感情的深刻,那么结局虽然没有“在一起”,却通过“并不在一起”而愈加体现了感情的弥足可贵。举个我个人第一次阅读非常被触动的例子,归有光在写《项脊轩志》的时候,结局如是说: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里,假若归有光和他妻子的人生是一个故事的话,那么在这里显然它BE了,因为最后他的妻子先他多年去世,他们在故事的终局并未在一起。然而归有光在结尾,将感情寄予妻子所植下的枇杷树,树本身并无思想感情,然而他将对亡妻的思念寄托于树上,而今物是人非,早已是沧海桑田,亭亭如盖四字,道尽了时光的流逝以及他独处的漫长岁月,足够表现他对亡妻深厚的感情了。




  2. 如果他是为了表达角色性格的光辉,那么结局虽然没有“在一起”,却必须要通过“并不在一起”而愈加能够展现角色的光辉。他的没有在一起,或是出于不得已的理由,或是有自己的考量,或是为了实现更加崇高的目的。此处例子非常多,譬如你写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不是他不爱妻子,而是他将国家利益置于个人之上,故而放弃了在一起,而选择投身于水利,这就充分的展现了他个人无私这一崇高的性格光辉。







结合上述两个例子而言,一个好的BE,它不应该只是为了博人眼球,或者惹人掉泪而写,而突然给你一个转折,仅仅是为了表达生死无常,而是应该为了更加具体的目的服务,或是为了表达感情深刻,或是为了体现角色形象,或是有别的目的,而不仅仅是一句生死无常就能带过的。毕竟大家看同人,不是为了看他们生他们死,而是看他们为何生,为何死。




二、关于角色死亡梗




1、可不可以写




与我而言,这个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因为我自己就写过)。但是角色死亡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写的时候就应当慎之又慎。作者应当清楚什么情况下可以写,而什么情况下不可以,毕竟这不是你自己的角色,不是你自己创作的,也不是只有你喜欢的。而我们写同人也不是为了拍《死神来了》,对吧。




于是这就回到了1.2里面讨论过的话题,对于一个CP文而言,死亡无非是BE的一种形式。“不在一起”有很多种方式,而死亡显然是其中最严重的一种,因为他最残忍、暴烈而毫无转机。在写的时候,作者是不是应该问一下自己:他们是不是一定不能在一起?阻止他们在一起的障碍究竟是什么?使他们不在一起的方式是否严重到必须用死亡?




这样就足够让自己反省,如果我要让他们分开,那么我的理由是否符合常理,是否符合角色性格,是否符合剧情发展;如果我要让他们一方甚至双方死亡,那么死亡是否有合理理由,是否符合逻辑,是否顺应剧情发展。




一个写的好的角色死亡梗,他必须是既能够表达CP间深厚的感情、能够符合写作目的和主题,同时又要兼备逻辑合理、顺应剧情发展以及没有构成任何OOC,在上述要素都满足的情况下,才能够算是不错的角色死亡。




此外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预设角色死亡。顾名思义,即在全文开端,角色已经死亡,那么这样可不可以?我认为依旧是可以的,只要后续的内容,能够不单纯的虐虐虐博人眼泪,而是足以能够展现双方的感情和角色性格的光辉,是可以的。这里要举一个非常冷门的例子,关于预设角色死亡的同人梗,至今觉得在我心中无法超越是当年看过的一篇名为《巨阙》的鼠猫文。在文章开端,展昭就已经死去,故事是围绕白玉堂以及展昭的儿子追寻展昭当年的佩剑巨阙展开的,而在这一个过程中,他抽丝剥茧的通过一把剑和当年年少时候的鼠猫二人遇见的人的口述,完整的展现了一个“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展昭和鼠猫二人深厚的感情,更令人惊喜的是,他还通过那一把佩剑,将这种侠义的精神完成了从展昭到儿子展骥的传承。便是因为如此,使得这篇文在我心中始终没有同类型可以超越,他虽说预设了角色死亡,但是这一个“从未出现却又贯穿全文的角色”,在这篇文里,他的人格和精神都得到了完整的展现和升华,甚至实现了一种传承。




2、为什么对坠机梗反应如此强烈




首先,坠机是非常、非常、非常小概率的事件。这一点必须要强调一下。而且坠机涉及到的就不单纯是所谓CP个人的生命,而是整架飞机,因此出于对生命的珍视,写这个内容也要慎重又慎重。




关于,能不能写,如果你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想写,觉得非他不可,那么我的答案依旧是可以写,但是,你需要考虑到前文提过的全部因素。




你为什么非他不可,你写他是为了表达什么,你表达出来了吗?




对于只是单纯出于爱和热情写CP文的姑娘们来说,除非考据癖,强制要求了解飞机在什么情况下坠机可能太苛刻,因此前因,如果写的不够详细具体,可以原谅。但是后果不可以。如前文所言,写死亡是件非常慎重的事情,那么你真的写具体了吗?




你写飞机坠落如果说是为了表达感情,那么你想表达什么呢?想表达即使死亡也不能把他们分开吗?那么你表达出来了吗?你通过什么表达了?




很多时候生死不是一件如此容易的事情。青少年时期的时候或许我们会觉得爱到深处可以为一个人生为一个人死,但是随着慢慢长大,你就会明白死很简单,而活下去却非常艰难。除了你爱人,你仍旧有朋友,有亲人,有需要你赡养的父母甚至抚养的孩子,你走了,他们怎么办?陪着伴侣一起去死是一种不负责任且任性到了极点的行为,除了极少数角色而言,这种行为放在哪一个角色身上我认为都会构成OOC。




那么除开同生共死以外,别的途径真的达到表达感情了吗?




机场落两滴眼泪,然后匆匆几句话结尾,真的就是你所谓的深刻的感情?你在逗我吗?




表达感情的方式千千万,若非对自己文笔和对角色理解自信到一定程度,放过坠机梗,也放过粉吧,真心的。




三、关于为什么写同人




在我完结的一篇BE文后记里我写了,虽然我写了BE,但是我是怀着对角色的爱去写的。




我至今仍旧这么认为着。




我们究竟为什么写同人?




这个问题我觉得,每一个认真写的姑娘都会简单的回答说,因为爱啊。




因为喜欢两个角色,希望看到他们的故事在原作以外能够继续,能够继续陪伴我们度过无数个日子,所以才会有动力去写同人,在同人里弥补他们在原作的缺憾,在同人里写他们光辉的人格,甚至通过同人让更多更多的人去喜欢这两个我们如此喜欢的人。




我们写他们生写他们死,并非是因为我们拥有翻云覆雨手,而仅仅是因为,这样能够表现出——他们是多么美好的人啊。




我始终认为着才是写同人的初衷。




是怀着爱,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这些角色,希望能够看到他们的故事延续,才动笔。




那么粗制滥造的写一个BE,圈了几滴眼泪,然后草率结尾,这真的是你想看到的吗?




言尽于此,欢迎指教和批评。




 






评论(11)

热度(1290)

  1. 褰裳南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朵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