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鸢

杂食吃货√ 偶产粮…

The Blue Room pt.1

Tropic:

房间是蓝色的。沉重的、冰冷的蓝。


他感到墙壁向他聚拢,他仰倒在地,身上是万丈的海水。


他在蓝色中窒息。


  


她倚靠着蓝色的墙,干草般的头发散在肩膀,一只波西米亚式的耳环坠在发间。


她是个丑陋的女人。


女儿继承了她的丑陋:


她百无聊赖的神情,她不屑的笑,她烦躁时弹指甲的习惯。


他的女儿裸体走过布鲁克林大桥。在晒得滚烫的水泥上踉跄走了百步就被警车截获。


她失败的艺术和他失败的人生。




1974年的夏天,找不对颜料的油漆工将墙壁涂得更加深沉。


一个孩子的出世给蓝色的房间带来了生机。


一个美丽的孩子,继承了母亲的金发和他的眼睛。


沉浸在喜悦中的他看到了阴霾。


“但你不能,虔诚的信徒。


十字架上的基督在流血。


如果你娶了她,你不是我的儿子。”




倚靠在墙上的女人编着她枯黄的长发。


“然后他抛弃了那个妓女,娶了我的母亲。为了继承家族的事业。当然这些你已经知道了。”


她穿着波西米亚式的长裙,发梢串着淡紫色的珠子。抛去懒散的神色,她是个英俊的女人。


他不怎么后悔,至少前二十年是这样。然后有一天他昏倒了,就在这个房间里,医生说是中风。


醒来后他变了。他说他要找到那个孩子。


“但他没有?”


那女人耸肩。他找到了很多东西,都是些零零碎碎的线索。多数消息都是负面,甚至令人恐惧的。没有任何一条能证明那孩子还活着。


这让他陷入更深的抑郁,他不再进入这个房间。


我母亲已经死了,不然绝不会容忍他愚蠢的举动。




他把下半生浪费在无用的寻找,两次中风使他行动不便。


然后是黑帮和腐败,他守着日渐瓦解的王朝,不肯退让。


他似乎想把这一切留给那个孩子作为补偿。

评论

热度(115)

  1. Valiumarc 转载了此文字
    arc
  2. TropicTropi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rc
    Tropic:
  3. 北鸢Tropic 转载了此文字
  4. 梦里流花一甲子Tropi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