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鸢

杂食吃货√ 偶产粮…

【杂感】ouroboros 之 浅谈 《百鸟朝凤》

                        【一】
 
      这个世界,他缺乏感动与关怀,却又从不吝啬给予。但长期求而不得的被辜负,被欺瞒,被利用,又使他往往对于弱势过于苛求。要他们纯粹,又要他们八面玲珑,事事稳妥。
    ——关于宣传《百鸟朝凤》的那一跪,惊起波澜无数。

                       【二】

        旧时,唢呐匠坐在太师椅上,孝子贤孙乌压压跪倒一片,为一曲千恩万谢。 像是遥远而神秘的古老崇拜。唢呐承载着某种难以言说的情怀,在中国黄土大地的艳阳下,悲怆嘹亮地奏响。我思考着缘由,乐声融入一个民族一块乡土的血脉,就不仅仅在于它的观赏性。而所谓的观赏性恰恰是这片土壤最不值一提无人在意的事情。红白喜事,生荣死哀,一个民族对于生命的崇敬完完全全融入了一只小小的唢呐。所以唢呐成了一个象征,象征着黄土大地上的生死演替;一个度量,衡量一个人他人生的深度与价值。百鸟朝凤,非德高望重之人不得受。所以这是演奏者与受礼者无上的荣光。
        这还是焦家班时的辉煌。
        到了游家班。唢呐的情怀在群众间渐渐消弥,连接师礼都不复存在,沦为观赏。西洋乐器的涌入又进一步吞食了唢呐生存空间。生活的重担,时代的变迁,总有人绌于坚守。
       焦家班到游家班的师徒传承,更像是一个时代的谢幕,却不是另一个时代的崛起篇章。
       山穷水尽,片子已过大半,终于听到了声声泣血的百鸟朝凤,却也无力回天。非遗的机会到来,散落的师兄弟不是断了指就是咳出了病,还有劝游放弃的,他正踌躇满志得想搞古建,走在路上,路旁是吹唢呐卖艺为生的流浪汉……(像是一幅讽刺画,真正的古老遗产弃之如敝,虚假古建却风生水起)
        就像这部片子以接班人为男主,而所有的风骨与灵魂却全在他的师父。焦师父这个经历过唢呐的辉煌荣耀与分崩离析,最后泣血奏出百鸟朝凤,真真正正把唢呐吹到了骨头缝儿,灵魂里的人。他倒了,死了,在唯一传人的唢呐声中渐行渐远。临别前他的目光是那般复杂,变化……不知道他是否也知道是如此这般的结局。
        焦师父的故去,是真真正正一个时代的结束,却并不是伴随一声巨响或是几声呜咽,而是一个民族一片土地他缺少了本该在血脉里的东西。
        就好像所有类似作品一样,百鸟朝凤给人的也是民俗文化的传承问题。但它并没有进行过多探讨与追寻,他进行了近乎完美的呈现。把一切是与非抛给了观看者。

                          【三】
         我们的文化需要自信
        中西充满了碰撞与交融,游天鸣第一次见到西洋乐队,他们被人群簇拥着,拿着奇奇怪怪的乐器演奏着陌生的曲调。他却六神无主,慌张无措。
        我们的文化需要重新植根这片热土。
        时代在变,人在变,思想在变,情怀的热度不足以温暖这片逐渐冻结的冰河。非遗的到来并没有改变片中唢呐的命运,也许仅仅是后世进行缅怀追忆的记录,一切欣赏赞叹惋惜都掺杂情感的附庸品。我们的文化需要的不是苟延残喘。
        继承人。
        游天鸣并不是一个十分合格的继任者,他有着许多别人没有的优秀品质,却也缺少许多应有的品质。但在这种环境下,这已是十分来之不易的。许许多多的技艺传承,发扬光大,缺少着那个人。
         
        

                             【四】

      百鸟朝凤更像是给唢呐匠自己的挽歌。

评论

热度(2)